新聞中心 計畫成果

我們曾經在貝老事務所埋頭苦幹

image008

時間:民國106年11月15日 16時20分至19時00分
地點:本校人文暨科技館HT007
主講者:陳焜城
主辦單位:通識教育中心

2017年恰逢貝聿銘先生百歲,又適逢台中市政府於9月26日公告指定「路思義教堂及鐘樓」為市定古蹟,登錄「東海大學原藝術中心」、「東海大學衛理會館」為歷史建築,深化東海大學校園建築的歷史意義,為感謝他對於東海大學以及設計路思義教堂的貢獻,建築系邀請多年任職於貝先生事務所、曾參與法國羅浮宮入口增建等經典案例的李瑞鈺建築師開設「經典系列(之一):貝聿銘的現代主義探索」課程,從設計到營建來探討與回顧貝氏建築思想的核心體系,如何以洗鍊的空間幾何,體現與辯證東西方現代主義文化發展脈絡,10月-12月舉辦貝聿銘的現代主義探索系列演講,邀請曾與貝聿銘建築師共事的知名校友返校講述並分享貝老其人、東海校園的規劃與意義。

演講的開始從陳焜城先生討論起貝聿銘先生如何交代底下的負責人事項作為開頭。貝聿銘先生在與業主談完的時候,通常都已經把設計構思好,細節都決定清楚了,才會把整個計畫案交下去給負責人做。而貝聿銘先生認為,好的設計方案(材料、比例、細部)只會有一個,每個基地都會有一個最適合的的設計方案。而一個建築物有三個被對待的面向要去思考,第一是建築師,其次是業主,第三就是所處的背景及大環境,皆為共同在找尋一種時代性。

在1970年代的時候,因為現代主義發展,材料性變化多,也變得較無古典主義的規矩,雖然出現了許多很厲害的建築師,像是Le Corbusier以及Mies van der Rohe,但是大多數的建築師都把現代主義「做壞了」,故新的訴求,後現代主義興盛。因為但貝聿銘先生認為,後現代主義只是一個現代主義的小分支而已,他相信現代主義依舊有很多很精彩的事情,以及具有華人的特質,較為謙虛,並沒有一定要提出一個大理論,也沒有像西方建築師的自負,但他對待建築依舊是很認真的,致力於現代主義上再繼續發展,找尋新的可能性。

受新粗獷主義的影響,又因為當時鋼筋混凝土的造價較低,貝聿銘先生研究了很多鋼筋混凝土的新發展性。本身的工匠精神的關係,貝先生對於工藝的掌握非常看重,他認為了解工藝、工法,做設計的時候才能夠掌握,也可以依此產生一些做設計的想法。貝聿銘先生花了很多心思在混凝土的施工以及材料性(我認為貝聿銘先生很早就有一些地域主義的想法),他運用混凝土的材料性,結合當地的一些元素,例如花崗岩、紅土……混在混凝土之中,結合出一種表現的形式,去回應基地帶來的一種特質。

貝聿銘先生在做設計的時候,較為關注的在於每個使用者在其中的感受,站在一個「人」的角度去思考著建築設計,並不像某些設計大師常常會把自己脫離現實去思考建築(講者的說法是自閉哈哈 )。而在帶領團隊的時候會自身力行(自己去選擇植栽、石材,觀看每一個小細節),讓大家都會一起行動。而在最後講者用了三句英文總結:Justification / Arbitrary / Slave to the Geometry。
貝聿銘先生在事務所的時候,常用那三句英文去問每個負責人。他要求做設計的時,每一條線都要有正當性,每一條線都要有其依據,並且在制定幾何規則後,不能違背自己所制定的準則,這樣才能成就出一個好的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