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計畫成果

人文三缺一:漫談《巴黎的憂鬱》

image002

時間:民國106年11月23日 18時30分至21時00分
地點:本校角落習齋
主講者:陳泓易、洪儀真
主辦單位:通識教育中心

秋風轉涼,冷風襲人,雖然瑟瑟的天氣令人感到些許的鬱然,卻不減在座參與者們的歡騰心情,在儀真老師為我們介紹泓易老師之後,波特萊爾專家泓易老師──拿起一本精裝版的《巴黎的憂鬱》,輕笑著向大家談起他在法國的生活與對波特萊爾的一些看法。
泓易老師談起當年為了攻讀巴黎大學,竭盡所能,終於踏到法國這一片土地上。為了找尋巴黎大學,他在街道裡鑽了好幾回,詢問許多當地人,都找不到發現巴黎大學的校門口。直到遇見一個好心人,拉著他的手走到了巴黎大學正門──一個破敗且不顯眼的入口,讓泓易老師驚不可言。後來,他才知道:這正是巴黎大學的精神。教育從來不是高高在上,或距離普羅大眾很遠很遠;一如巴黎大學內蘇格拉底的雕像,雖然看似「破敗」,卻形構出這位哲人在菜市場講學的身影。知識,本就應該貼近人民。
接著,泓易老師提到波特萊爾至今流傳於世的著作,除了《惡之華》是完整的之外,《我心赤裸》、《巴黎的憂鬱》都是未完成的作品,至於波特萊爾的作品到底跟現代性有甚麼關係?這就得從波特萊爾所生活的時代切入,波特萊爾年輕時參與過法國二月、七月革命,還曾抱有從政的夢想,卻失敗了,導致他只能轉去寫詩;當時的巴黎正為了想改善民眾衛生與便於控制巴黎反叛軍而重新建造整個城市的格局,在這樣的內部與外部關係,讓波特萊爾寫出了《巴黎的憂鬱》這部作品。所謂的憂鬱,並非我們所熟知的鬱鬱寡歡的狀態,而是一種面對新城市的居民,心靈狀態那種不穩定的飄浮感。泓易老師說:「這就是波特萊爾寫東西最迷人的地方,他一個字詞,往往都不會只是有一個意思而已!」
波特萊爾特別有意思的地方是,他這一生只出過一次國,那次的遠航他甚至中途離島「逃船」,不繼續上路。透過這一次的短暫遠洋經歷,他在作品裡不斷強調遠行的美好,叫人旅行;波特萊爾雖然整天抱怨巴黎,卻也從未搬出巴黎。
最後有同學提及,巴黎這個城市對外國文化的接受度如何呢?泓易老師回答道,如果我們只用自己生命經驗去判斷這件事情,其實不太妥切;而法國有個特別的地方是,法國人會希望入境的外國去過當地的生活,也因此容易產生宗教生活型態的衝突。儀真老師則說到法國人其實多少有點東方主義,對東方有其自己的想像,因此他們選擇性地接受他國文化,巴黎自身有其主體性存在。
在泓易老師與儀真老師的深具啟發性的笑談之中,愉快的結束了今夜的人文三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