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最新消息 活動報導 計畫成果

人文三缺一:中西方之愛情

image008

時間:106年3月30日晚間18時30分至晚間21時
地點:角落習齋
主講者:彭錦堂、陳俊啟
主辦單位:通識教育中心

「中西方之愛情」是一個很大的題目,幾乎完全無法簡單在一個晚上介述完整。此次特別邀請到中文系兩位背景相似,皆有文學背景的彭錦堂老師、陳俊啟老師,做中西方的愛情文學、文化的交流比較。陳老師先以清末時期林紓翻譯《巴黎茶花女遺事》緣起,講述中西方不同文化情感介入與衝突的可能,並提到每個時代都有所謂的「感情結構」,一種在那個時代自我想像感情為何物的「狀態」,而不同時代都有不同的結構與想像,成為那時的觀念。在17、18世紀西方從大家庭的結構慢慢轉變成小家庭,自由之我與個人主義觀念興起,產生了情感的個人主義,注重個別性與內在情感,Romance—羅曼史的愛情才開始出現。
彭老師說,相對西方個人主義的獨一無二,中國傳統上是一整個群體,是由家族之間的關係來表達自我,像是我是誰的孩子,你是他的母親等等,較少個人敘事。而浪漫主義的出現亦和西方小說興起有關,所謂「Romance」其實就是「長故事」的意思,一種對愛情的想像和追溯的多變敘事。在時代形塑概念的情況下,17、18世紀正是中產階級的時代,出現新時代的關係。過去被記述的人物都是貴族或是神人,而在這個時期的小說是為普通的中產階級而寫,而這種話語的改變連帶對愛的想像改變,對故事的方向產生改變。
陳老師再提到明代時期中國王陽明的心學,所謂致良知而人皆聖賢的可能,是否帶有個人主義傾向,亦是個可以參考的觀點。錦堂老師再以牡丹亭與羅密歐與茱麗葉為例,《牡丹亭》的題詞:「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復生者,皆非情之至也。」,可說將原本愛到極致的結果就是死亡的這種境界更加超越——愛到死又愛復活——這種激烈的至情,對湯顯祖而言,杜麗娘可說是愛情的孔夫子吧?另指莎翁在16世紀時《羅密歐與茱麗葉》就有非常浪漫愛的表現;唐朝傳奇的興起亦是中國情感敘述改變的契機點。而所謂的「愛情」似乎多發生在婚姻的「制度」之外,青樓文化與情才似乎可說是中國的浪漫愛?其後又談到紅樓夢與騎士愛的類似,對女性的呵護與奉獻,但又看到紅樓最後結局亦與先前其他中國傳統小說不同,展現了愛情觀念的遞嬗。
兩位老師介紹了許多中西兩方的例子,參與的同學們也熱烈的提問、討論,在此短短的一夜中實在述說不完,但讓我們感受到愛的單純、激烈、美麗與世界性,並讓我們重省自身的情感,與對待愛的意義。

相關網址:
https://zh-tw.facebook.com/humanistic.lifestyle/